服務咨詢熱線:

400-030-xxxx

信用違約多發暴露風險

時間:2018年07月26日07:50 作者:潘昶安 來源:中國證券報 
記者獲悉,近日,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向各地保監局及財險公司下發了《關于開展信用保證保險業務專項自查工作的通知》(簡稱“通知”),要求各財險公司對信用保證保險業務進行專項自查,對信保業務中存在的風險進行整治,評估各財險公司對2017年7月發布的《信用保證保險業務監管暫行辦法》(簡稱“辦法”)執行情況,及時發現風險隱患。自查結束后,險企須向銀保監會上報自查及整改方案。   專家指出,信用保證保險在財產保險業務中占比不大,但發展迅速。除與網貸平臺推出履約保證險為消費金融提供增信外,近年來還廣泛用于小微企業融資增信。近期網貸平臺“爆雷”等信用違約事件多發,引起監管層對風險的重視,此次自查或有摸清隱患之意。

  

自查范圍包含網貸平臺信保業務

 

  

     通知要求,險企自查網貸平臺相關信保業務對《信用保證保險業務監管暫行辦法》的執行情況。其中包括:對合作的網貸平臺執行嚴格的資質準入;對網貸平臺上的抵押類貸款保證業務,投保人為法人機構的自留責任余額不超過500萬元,投保人為自然人不超過100萬元,對于其他信保業務,投保人為法人機構的自留責任余額不超過100萬元,投保人為自然人不超過20萬元等限制的落實情況。   此前,網貸平臺的火熱推動了信用保證保險業務的快速發展。不少網貸平臺與保險公司合作推出信用保證保險產品對沖借款人信用風險。如借款人出現逾期違約,由保險公司給付保險金償還借款。中國保險行業協會數據顯示,2018年一季度互聯網財險中,信用保證保險保費收入9.04億元,占一季度財險保費收入的6.25%,同比提高4.59%,增速超過其他互聯網財險產品。   除對網貸平臺的關注外,此次自查還重點關注公司信保業務承保限額是否超過上季度凈資產10倍;是否為類資產證券化和債權轉讓行為、非公開發行債券、控股股東及其關聯方等提供融資信保業務;是否存在內控管理薄弱情況;是否存在組織架構、人員結構、系統建設、承保經驗、數據積累及理賠不及時增大風險敞口的行為等。   此次自查也重點關注大額信保業務。通知規定,自查范圍為簽單日期或保險起期在2017年7月11日至2018年7月10日期間的所有未到期及未決賠款信保業務,而對大額業務自查范圍為自信保業務開展以來,至2018年7月10日止,單戶履約義務人保險金額2000萬元以上的未到期及未決賠款融資性信保業務。

  

  

信用違約多發暴露風險

 

  

  某財險公司信用保險部門負責人表示,這次自查可能出于兩個原因:一是自去年7月《信用保證保險業務監管暫行辦法》下發至今滿一年,通過自查監管能了解各家公司對于辦法的執行情況;二是因為近期市場信用環境不好,整個信保業務暴露一些風險,監管想對這些風險進行摸底。   事實上,去年僑興私募債違約事件就為信用保證險業務敲響了“警鐘”——一家為僑興債提供信用保證險的財險公司因此陷入巨額賠付。   前述信用保險部門負責人表示,受近期信用環境的影響,信保業務中借款人違約的情況明顯增加。不少公司涉及現金貸、小微企業貸款等多種資產類型的信保業務都受到影響,保險公司要承擔的賠償責任也加重了。   業內人士透露,不少發行企業融資資管計劃的金融機構,在發行時都會要求融資人為這個資管計劃投保一份履約保證險,以便在融資人違約的情況下有險企的資金池托底。現實情況是,近期這類資管計劃違約情況比較多,導致保險公司不敢保此類業務。少數還在開展此類業務的保險公司,擔保的對象都在系統內部,比如為股東公司融資承保。

  

  

前車之鑒:風控弱者慎入

 

  

  “近兩年信用保證險發展很快,但是業務高度集中在大公司。中小公司也想分得市場,匆忙進入風控不足的后果是,一旦經濟形勢不好,資金鏈條一斷,違約率非常高,很容易在市場上爆發大的風險。”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險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說。   朱俊生表示:“信用風險與自然災害等風險有很大區別,信用風險是主觀的,自然災害等風險是客觀的。信用風險是動態的,歷史數據不能完全說明在不同環境下的信用風險,它跟社會的信用體系有關系,和經濟環境也有很大的關系。為動態的信用風險擔保,需要有很強的風險管理能力。”   信用保證保險業務并非沒有前車之鑒。2000年前后,許多保險公司都推出了車貸險。車貸險是為消費者的信用作擔保的保證保險,以確保借貸機構的權益。車貸險經歷了幾年井噴式發展,最終因消費者違約率過高,保險公司陷入虧損,在2003年中后期被各財險公司叫停。   從去年開始,監管一直要求保險公司重視信用保證的風險。2017年4月,原保監會曾發布《中國保監會關于進一步加強保險業風險防控工作的通知》,要求嚴控信用保證保險業務風險。保險公司對信用保證保險開展穿透式排查,重點關注承保不能直接穿透底層風險的金融產品、各類收益權或債權轉讓質押變現、網貸平臺融資等行為的信用保證保險業務,全面摸清風險底數,合理估算風險敞口。各家保險公司應審慎開展網貸平臺信用保證保險業務。   2017年7月原保監會發布《信用保證保險業務監管暫行辦法》對信保業務做了更具體的規定,保險公司承保的信保業務自留責任余額不得超過上一季度末凈資產的10倍;對單個履約義務人及其關聯方承保的自留責任余額不得超過上一季度末凈資產的5%,且不得超過5億元。   中國證券報記者了解到,辦法發布后,保險公司已對該業務進行規范、壓縮。前述信用保險部門負責人就坦言:“辦法出臺后,公司認為形勢不利于展業,信保業務收縮非常多,到目前為止沒有涉及信保業務的賠付發生。能夠躲過這輪信用違約潮,回想起來還是很幸運的。”   朱俊生認為,去年以來,金融體系防風險動作不斷,對信用保證險的約束也是其中一環。對于當前市場來說,信用風險對風險管理要求較高,建議風控能力不強的公司謹慎進入。(責任編輯:金瀟)

免責聲明:本站轉載此文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網的觀點和立場。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上一篇:文章標題 下一篇:平臺經濟成電商代名詞 “平臺化+智能化”是未來方向
a8棋牌论坛